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可以看到这段字代表你看到了这段字d(`・∀・)b

【做人不能随便去问bz,问了就会有事。】


两百发全部坠机过后的婶婶只能哭着上噗浪问卦(x)
结果一问之下不得了
莫名刷出一个安清cp还有一个乙女向霸道总裁岩融先生
所以我还能说什么?
都不用打日常文就这么戏剧性了


====


事情是这样的

限锻第一天时依照自己脸的能力照例出了一群130的打刀

因为不确定到底用谁当近侍好只能一直乱换

结果在这时候130开出了一只安定

我看着他就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

“就是他了,肯定会有5小时的”

这样的预感就出现了,真心不骗,会有这种想法我自己都害怕

所以我就换了我家大安定当近侍来了一发……锻刀

是五小时,真的是五小时

然后是岩融。...


【鹤一期】要放什么标题好呢

#大概是个现pa
#大概会是会有续集
#标题要放什么好呢


今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就只是太阳有些刺眼。

一期眯着眼睛,调整一下躺着的姿势,打算打个盹。

可能睡着了会没这么痛?

微风拂过,因为是躺着的关系有些小草弯腰时会挠到一期的脸,有点像是谁正调皮地用指尖在轻轻刮着那样,有些痒,又不忍心去阻止这个动作。

对此一期只好皱了皱鼻。

有脚步声传来。

躺着能让听到的声音更加清楚。鞋子与草地的摩擦声,与小石子的摩擦声,那个人居然正往这里走来。

一期忍不住睁开眼。

晴朗天的阳光一下子就刺进眼睛里,有点痛,然而更加刺眼的是那个站着反射阳光的男人,一袭白衣白裤,白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还...

【日常】关于本丸的一次对话记录

#私设有
#关于一次意义不明的对话
#似是而非的聊天记录

【我的毛正躺在日本号怀里】:
▪ 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吗!!!

【守护金蛋蛋一百年】:
▪ !!!!!!!!!

【好想出门去】:
▪ ……?

【我的毛正躺在日本号怀里】:
▪ 你知道????
▪ @守护金蛋蛋一百年 你知道????

【守护金蛋蛋一百年】:
▪ 不知道
▪ ✌😘

【好想出门啊】:
▪ ……
▪ 我也不知道😣

【我的毛正躺在日本号怀里】:
▪ ……😒
▪ 说的也是
▪ 你们肯定不知道
▪ 哈...

【日常】【花丸】关于……啊啊啊啊啊啊啊!!!

#私设有
#关于暴走的审神者和今天依旧很和平的本丸
#花丸第8集感想
#原 · 地 · 爆 · 炸 ★


“去你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美好的清晨,从审神者愤怒的咆哮开始。

听到咆哮声的清光还有安定慌慌张张地跑到本丸院的大厅去一探究竟,只看到青鸟正对着电话怒吼。

旁边坐着的青江掏了掏耳朵,向两刃招手让他们进来看戏。

“我的式神可是帅到爆的怎么会长成那个熊样!!!”

“混蛋我当然知道那不是熊!长成那副鸟样总行了吧——”

“我的心愿是捕抓到日本號不是让日本號捕抓我啊!”...

【日常】关于一声爸爸引来的风波

#大量私设注意
#关于某个很期待祖宗出现的审神者和一群遭殃的刃的故事
#小乌丸prprprpr
#除草用存活证明


小乌丸要来的这件事,在本丸掀起了一阵风波。


1.
“石切丸,我不能再叫你粑粑了。”青鸟推开石切丸的房门,神情严肃。
“……啥?”石切丸对此表示不解。
一旁的青江掩嘴笑了笑,“没关系,反正我们也不打算要你这个女儿。”
青鸟撅嘴,她好像被嫌弃了?
石切丸一脸迷茫,谁来和他解释一下?
“这件事让我来说明一下吧。”青江拍拍石切丸迷茫的脸,掏出不久前从青鸟那儿拿来的平板,“我看看……啊,你说的是小乌丸要来的事是吧?”
青鸟用力点头,“他放话说要全本丸的刃都要叫他爸*。”
石切丸回过神来,终于知道这...

【烦躁梗】关于审神者值得学习的地方

#大量私设注意
#大量蠢蛋注意
#关于审神者和内心的对话
#微鹤一、堀兼,大概有

========================================================

最近在滑脸书的时候发现到的
欢迎审神者一起来交流看看有什么可以学习的
因为一直在刷同样的格式可能会导致格式疲劳(什么鬼),请斟酌观看
让我们一起成为大家学习的对象

========================================================

1.
这是审神者。
审神者每天带队出征厚樫山。
审神者每天都被队伍沟n次。
审神者不再抱着很大的希望去厚樫山。
审神者很知命。
学学审神者。...

【髭骨】关于胡子和骨头

#大量私设有
#关于笨蛋老人和无口小孩的爱情故事
#CP绝对零度请斟酌观看

========================================================

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把两人配在一起我就是因为不小心看了某位太太的图然后就不下心跌入这坑里然后发现这坑里就只有那位太太这么一张图和我的脑洞只好把这单薄的脑洞写出来了。

诸君,此篇CP为【髭骨】、【髭骨】、【髭骨】,髭切x骨喰藤四郎。
话虽如此写得也不甚精彩,大概就是脑内有杂乱的想法随便码出来的吧。

那么,无碍服食者,可以往下看了,感谢。

===================================...

【日常】关于一醒来发现一切都是梦

#大量私设注意
#关于噩梦里的刀和审神者的对话
#严重OOC

========================================================

大家对自己的刀的固定印象是什么?
烛台切很会做饭、清光很爱干净、安定内心是个垃圾厂、长谷部控主一期控弟之类的
不只是我这是所有人都这样想的不是吗
是被许许多多的同人影响了(笑
梦境总是和现实相反,所以今天青鸟做了个梦,相反的噩梦。
第10是个我从以前就很想写了的场景,审神者和药研在月下走廊聊天,药研听着审神者的唠叨之类的,
戳中给我的萌点啊啊啊啊啊(怪人

======================================...

【生活】关于记名字

原本想把这件事化为日常梗来一发,却发现…… 

我好懒(・ω< )★ 

…………
对不起我错了我只是想来找一个和我有同样问题的捧油想知道我不是孤身一人( ノД`) 
总之这件事被姬友笑了很久,我却一直改不过来,最后反而她也被我传染了科科(´•ω•`๑) 

◆◇◆◇◆◇◆◇

前情是提督朋友说要帮我买coser的明信片,角色是爷爷,鹤丸,兼桑和麻麻。那朋友自己偶尔也有玩刀剑,但对大家名字什么的都不是很熟。
去买明信片前几天,我,提督朋友,廉舟三个人正好聚在一起聊天。
我「水莲寺(提督朋友),那个明信片的角色有谁你知道吗?」...

【日常】关于家访友人审神

#大量私设有
#关于脑残审神拜访友人审神的故事
#略ooc
#并无任何精彩之处,就只想说说终于看到友人本丸的激动
#披萨弟弟那一篇热度好多吓死我了害我有股感谢到五体投地的冲动
#调戏莺丸这件事是真的

去别人家拜访是件很好玩的事。

今天青鸟去了一直和自己一起发病……不,是并肩作战的友人审神者家。

“廉舟舟舟舟舟我终于来你家了!”

“青鸟鸟鸟鸟鸟你终于来我家了!”

一见面就是两个发病人士。

陪着青鸟拜访的近侍堀川禁不住这样想。

“今天第一次来把你家最好的小姐拿出来招待我吧?”

“好啊本丸最好的小姐就是你了因为只有你一人是女的你就自己招待自己吧?”

这两人病得不轻。

跟着廉舟接待的近侍太郎...

【日常】关于难得的大包平和难记的披萨弟弟

#私设四射(?)的一集
 #关于原创审神(局长)和新来的两把刀的对话
 #关于兄控和忘弟的对话
 #莺丸表示说好的大包平呢
 #两兄弟越看越爱
 #最后大量唠叨请酌量观看

“白衣哥哥髭切,黑衣弟弟膝丸。”

顺着志村先生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的樱花树下站着两个男人,白衣的那个望着黑衣似乎正在发呆,黑衣的那个对着白衣好似在很努力地解释着什么。

现在是樱花纷飞,局长最喜欢的春天。开发课课长志村先生又带来了两把新刀来到局长本丸打算做实装测试。

“看来你似乎又带来了什么奇怪性格的刀剑呢,志村。”局长掩嘴,笑着接过身旁近侍莺丸递过来的茶。

“性格再奇怪你还不...

【日常】关于本丸的天气

#大量私设有
#脑残审神和一群有靠山的小孩刀们的对话
#各种作死
#我好想要把景趣收集完毕啊
#时间点在物吉回家之前
#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肝花牌往事

青鸟很喜欢被一群小孩刀围着问东问西的感觉。

因为就算如此她的视野还是如此广阔,完全不会受阻。

今天也是如此。

“青鸟青鸟,为什么我们本丸里没有季节天气变化呢!”

好啊,一来就是个这么刁钻的问题。

“啊哈哈,你们也知道家里的季节变换是我们审神者用灵力自己调节的……”

“那青鸟快换啊!我想要秋天!”“不不不青鸟我想看春天樱花飘落!”“夏天夜景啦,听说会有萤火虫……”

……

好好听人家把话说完啊!

“你们等等,青鸟看起来似乎有话还没说完呢。...

【日常】关于横幅都是我的主意

#贺大阪城地下一百阶制霸成功
#大量私设有
#脑残审神和奸商短刀的对话
#一切都是博多的主意局长的恶意
#其实我真的想要有两个感叹号可惜我只有一个
#写的不好不好意思

青鸟看着总局人员送过来礼物,再帮忙挂上去,心里有千千万万头草泥马奔过。

这就是传说中那微薄的礼物……我的天啊这该不会其实是惊吓球想要给我的惊吓吧?

青鸟有点醉了。

“哦哦,看到这东西,有点怀念呢。”

青鸟转过头……再低下头,上礼拜才在一群胁差中光荣锻出来的博多正一脸感慨地望着那条高高挂起的横幅,手上还攥着刚刚一期哥哥给的团子。

“怎么博多你知道这东西?”

青鸟有点惊讶,难道这东西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令博多这么怀念?

它不是微薄...

© 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