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可以看到这段字代表你看到了这段字d(`・∀・)b

【日常】关于难得的大包平和难记的披萨弟弟

#私设四射(?)的一集
 #关于原创审神(局长)和新来的两把刀的对话
 #关于兄控和忘弟的对话
 #莺丸表示说好的大包平呢
 #两兄弟越看越爱
 #最后大量唠叨请酌量观看

“白衣哥哥髭切,黑衣弟弟膝丸。”

顺着志村先生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的樱花树下站着两个男人,白衣的那个望着黑衣似乎正在发呆,黑衣的那个对着白衣好似在很努力地解释着什么。

现在是樱花纷飞,局长最喜欢的春天。开发课课长志村先生又带来了两把新刀来到局长本丸打算做实装测试。

“看来你似乎又带来了什么奇怪性格的刀剑呢,志村。”局长掩嘴,笑着接过身旁近侍莺丸递过来的茶。

“性格再奇怪你还不是接受。”志村先生翻了个白眼,打算拿起身旁放着的茶壶倒一杯清给自己的时候,茶壶却被莺丸抢走了。

“志村先生,这茶似乎与您不太配。”

莺丸语气淡薄,说出口的话却让志村先生头疼,但他也只能讨好地笑着,“莺丸啊……”

“不 知 道 大 包 平 他 现 在 在 干 什 么 蠢 事 呢……”

莺丸一句有点大声的呢喃,打断了志村先生要说的话。

“莺丸对不起我错了我一定会努力把大包平找回来的。”

一人一刀的对话引发局长的大笑,而局长的大笑也引起了不远处那两把新刀的注意。志村先生见状,也就直接让两刀过来给彼此做个介绍。

“髭切,膝丸,这是你们俩以后要服侍的主上。”

局长微笑点头打招呼,黑衣的膝丸有点局促地点头响应,而髭切还是一直望着膝丸发呆。

……

看我一眼啊,拜托。你弟弟长得挺帅的不过也别一直看他忽视我啊。

“髭切……怎么了吗?”局长有点好奇,但碍于一审两刀也才刚见面问这种问题似乎不太好,只好小声地问坐在隔壁志村先生。

“那个……髭切好像不怎么记得膝丸的名字……”

欸?两人的关系不好吗怎么会不记得?

局长惊讶,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着髭切和膝丸,惹得膝丸有点气急,“我跟兄长大人是感情很好的兄弟,真的喔!*

得了,这种还强调的语气听起来就不是真的。

局长露出“我了解”的神色,转头问髭切,“髭切,你和你弟弟今后就要在这里生活了,请多指教啊。”

被呼唤了名字的髭切终于回神,但回答的东西还是有点恍惚,“弟弟的...嗯...是什么来着的?嘛,虽然忘记名字了不过弟弟还是要请多多关照。**

喂喂打招呼的不是我吗怎么又扯到你弟弟身上!难道除了你弟弟其他人不会关照你吗!

局长笑容微裂,看来这次摊上的是个微妙的弟控啊。

志村先生看着这有点僵硬的场面,立马开口,“莺丸啊,你带他们两兄弟去逛一逛本丸,熟悉一下环境吧,也为等等的测试做准备。”

莺丸挑眉,但最后还是微笑着带着两把新刀走了。

志村先生偷偷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没酿成惨剧。

“怎么,你想责备我吗?志村。”“怎么敢呢,你可是我的局长大人啊。”“知道就好。”

 

**********
 三刀原本的队形是,莺丸在前,髭膝两刀走后面。莺丸隐约听见了两人的谈话内容。大概就是“我就是你弟弟”“抱歉啊我不记得了”这样一直轮回的对话。

后来膝丸好像是放弃了,垂头丧气地落在后头,变成了莺丸和髭切两人并肩走。

两人陷入了沉默,莺丸是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搭话,而髭切,完全没有意识到要和身边的人说话。

苦恼于要怎么开话题的莺丸,绞尽脑汁后想起了他的茶友歌仙兼定。

对于一开始见面的人,风雅的话语会给人留下好印象。歌仙是如此说道。

莺丸想了想,好不容易才终于挤出了一句话。

“今天的风儿真是喧嚣,你说是吧髭切?”

……

莺丸先生我知道你尽力了。

膝丸走在后头也不忘关注前面走的哥哥,见两人开始谈话便竖耳倾听,最后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在一个古井无波的下午说起风儿很喧嚣,看得出来莺丸先生是真的很想要和哥哥聊天的。

完全不在意莺丸奇怪开头,髭切接下去说的话和风而完全没有关系。

“嗯……弟弟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呢?”

看来他苦恼这事很久了呢,一直在发呆就是在想这件事吧。

莺丸微笑,突然起了坏心,“我来教你。”

髭切点头,后面膝丸也在紧张偷听。

“他叫大包平哦。”

你才叫大包平!你全家都叫大包平!

“原来是这样。”

兄长大人你不要跟着点头啊我叫膝丸不是大包平!

“啊,那个,我说……”

听不下去的膝丸决定要插嘴了,却又被微笑着的莺丸打断。

“或者叫‘披萨’也是可以的哦!”

嗯?联想法?貌似不错的样子……

“大包平披萨?听起来很好吃呢。”

兄长大人不要什么都附和啊,我一点也不好吃。

“是吗?那回头让烛台切试试做来吃看吧。”

烛台切是谁这根本做不出来别为难人家好吗!

膝丸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莺丸先生你根本不是真心要教兄长大人我的名字的吧!”

“哎呀被你发现了吗?”

“披萨大包平……弟弟,别生气了这名字也很好啊。”

“一点也不好!”

***********
 烛台切当然做不出大包平披萨,但普通披萨还是能做的。

膝丸怀着复杂的心情一个人坐在走廊啃披萨,对于哥哥健忘到像是失忆这件事膝丸真的有点丧气,明明什么事情都记得就是忘记自己弟弟的名字……

“膝丸,不去和大家认识一下吗?不去的话我们来喝茶吧。”

膝丸猛转头,因为叫他名字人是——

“兄长大人?!”

“唔嗯,我想起来了,我弟弟叫膝丸啊。”

髭切倚着门,手上还拿着两杯莺丸给的清茶。

“叫多一次。”

“膝丸。”

“再叫多一次。”

“膝丸。”

“兄长大人。”

“嗯?怎么了,膝丸?”

“这次你又会记得我多久呢……”

“试试看吧,哈哈。”

【注】*和**都是公式上髭切膝丸的台词

============================================

一开始看见髭切膝丸的立绘时因为和想象中有点不一样和友人抱在一起哭了(并没有
 最后却越看越爱,可能是因为属性太可爱(爱心
 然后花了几小时来认得哪一个是哥哥哪一个是弟弟(ry
 希望入手方式不再是玩花牌
 说一下设定怕不清楚
 开发课找到成为付丧神的刀然让他们拥有人身后第一个会来到的本丸一定局长的。因为要先经过一段属性测试新刀是否能帮助审神者。
 通过测试就能实装啦!然后用入手方式折磨审神者(靠
 局长是个有点心高气傲的人,身为他的知♂心好友志村先生真的是很懂得看脸色呢。
 懂得看脸色就给我赶紧去找大包平回来啊。莺丸脸黑了你看不出来吗
 哦啊还有这里设定髭切偶尔会记起来膝丸的名字,可惜的是那玻璃记忆可能一转身就忘了人家名字(哭哭
 就好像原本要说话却一开口就忘了的那种感觉
 莺丸使坏的那一段梗是从推特上一个太太那里看到的,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就借来用了一下,披萨弟弟抱歉啦。
 原本还想说一说青鸟家的蠢事,不过果然还是要再看吧(瘫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8)
热度(41)

© 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