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可以看到这段字代表你看到了这段字d(`・∀・)b

【日常】关于家访友人审神

#大量私设有
#关于脑残审神拜访友人审神的故事
#略ooc
#并无任何精彩之处,就只想说说终于看到友人本丸的激动
#披萨弟弟那一篇热度好多吓死我了害我有股感谢到五体投地的冲动
#调戏莺丸这件事是真的

去别人家拜访是件很好玩的事。

今天青鸟去了一直和自己一起发病……不,是并肩作战的友人审神者家。

“廉舟舟舟舟舟我终于来你家了!”

“青鸟鸟鸟鸟鸟你终于来我家了!”

一见面就是两个发病人士。

陪着青鸟拜访的近侍堀川禁不住这样想。

“今天第一次来把你家最好的小姐拿出来招待我吧?”

“好啊本丸最好的小姐就是你了因为只有你一人是女的你就自己招待自己吧?”

这两人病得不轻。

跟着廉舟接待的近侍太郎脑海下意识蹦出这句话。

就在两人手拉着手聊得正火热,门后突然探出另一颗头来,“唷,青鸟小姐来了?你好我叫裘章——”

“呜哇啊咦咦咦你怎么出来了!”

听见呼唤的青鸟原本打算转回头去打招呼的,却只在回头的瞬间看见了一抹人影,然后那颗头就不见了,身旁也只剩下堀川和太郎。

朋友,你的机动堪比长谷部呀,怎么练习成的?

下次把你当成小云雀骑如何?

“……那人是谁啊?”青鸟回头盯着太郎,”该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

太郎转身,打算回避这个问题,“……青鸟殿下,还请先随我到大厅坐坐吧。待会我再让主上与您解释。”

话一落音,廉舟的头就和剛剛的那顆頭一样突然冒出来,”太郎你带她去转转不用先去大厅等我我有事处理——”

然后又再次消失。

……

“青鸟殿下,请随我来。”

在咬牙吗?廉舟家那个淡定的太郎,现在在咬牙吗?

“唉,有这样难搞的主上,想必他们也很难做吧。”青鸟偷偷地和堀川如此感慨。

“妳难搞的程度不比廉舟殿下低。”

是啊,有点同情他们呢。

堀川微笑,却把开关引号放错了句子。

“等等堀川那是你的真心话吧我心好疼……”

青鸟震惊地看着堀川,觉得心脏中了只箭。

“哎呀被发现了吗?”

堀川依旧微笑,色泽漂亮的双眼漾着笑意。

 
******

和青鸟家的装潢不一样,廉舟家一踏进去完全就是别有洞天。

青鸟望着这现代化的漂亮装潢啧啧称奇,自己看着也好想要这样的装修啊!

“别傻了,青鸟,家里的博多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堀川一眼就看穿了身旁主人闪闪发光的眼睛在想些什么,“而且我觉得我们家没什么不好的。”

“堀川……”青鸟感动了一下,收起装修的心思,又把关注放到别的身上,“太郎,这里应该有茶室吧,可以带我去看吗?”

“茶室?”太郎一愣,旋即明白青鸟想干嘛,“我知道了,我带你去。”

反正主上现在应该还没从那臭小子那里脱身,先去逛一逛也好。

青鸟兴奋地跟在后头,堀川则是上前与太郎同行交流。

太郎在带路的时候,时不时都会低下头来躲过梁子攻击,而且有时候是在和堀川说话的时候也会很自然地弯腰侧头低身闪过,这现象让青鸟觉得超神奇的。

“太郎你有练过吗?”

青鸟的话让太郎陷入迷茫,“练、练过?练过什么?”

“青……主上是说您是不是练过好让自己可以精准地闪开梁子的攻击。”

一旁的堀川微笑着帮青鸟解释,头抬得高高的。

对对对。青鸟猛点头,“我想回家教一教我的太郎。”

明白了客人的意思,太郎忍住不让自己有任何出格的动作,想起先前廉舟因为他们这些高个子在第n次撞坏梁子后终于忍不住发火了,用了个最斯巴达的方法——

“他在我们撞得到的所有梁子上都放上了尖状物。”

……

堀川决定如果青鸟真的要这么做的话一定会拔刀阻止她的。

一审两刀沉默了一会,青鸟却突然双眼放光地开口了:

“那这么说来你们家加速札应该很多吧,借一点给我用?”

不得不佩服自己头脑的联想!他们一开始一定会每天撞到然后被迫去手入对吧?以廉舟那个急性子每把刀剑去手入的时间根本不用考虑他就直接用加速札让他们出来了啊。

所以他一定有很多加速札库存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

堀川撇过头,他多虑了。青鸟的重点从来都不和他们在同一条线上。

 

********

“到了。”

一人两刀偶尔走走说说,终于到了茶室所在。

环境清幽,飞鸟不叫虫子不鸣……就连青鸟也放慢了脚步怕出声惊扰了这环境。

喀拉!太郎卻完全没有一刀一审的风情,直接大喇喇地拉开了茶室的门。

“莺丸,有人找你。”

茶室里面只有一张低矮的茶几,上面摆放着茶具,茶壶在小火炉上还滚滚地吐着烟。

里面有一抹绿色的身影正看着来的一审一刀,“进来坐吧,歌仙最近都没来找我喝茶,有点寂寞了呢。”

青鸟兴奋地搓着手,口里念念有词。太郎距离太远没听见什么,堀川则是不用听也知道她在念什么——

“终于让我见到你了大美人儿你好漂亮不知道我家的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今天就让你先来陪陪我吧……”

以下省略,堀川不想让自己的大脑受到更多的污损。

对于茶道,青鸟曾经为了能与自家莺丸一起泡茶喝茶而去学过一点,不过莺丸到现在还没回归就是了。

不过堀川很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有风度的青鸟。

侃侃而谈,说起的话题不失有趣而且也很有深度,举止优雅得体绝不逾越。

这不是他家审神者吧?

直到走出茶室的门之后,堀川的惊讶甚至已经转换为惊恐了。

青鸟在里面聊了那么久居然完全没有一分半点的脱线!完全没有对别人家莺丸毛手毛脚!这是我们家青鸟吗!是被人附身了吧!

此时的堀川完全没有想到其实对别人家刀剑毛手毛脚才是不对的。

莺丸似乎与青鸟聊得很开心,还站起身来送他们出茶室。

“那就再见了,莺丸,很高兴今天与你的相遇。”

“我也是。”

一刀一审又客气了一番,最后才在堀川的提醒下离开。

“主上,话说回来您这次的拜访应该是来和廉舟殿下交流的,不是吗?”

“对哦那个臭小子把我丢在一旁这么久那颗头肯定是他的阿娇!”

两名访客在低声交谈中走开了,太郎正要跟上去时却被莺丸拉住了。

“莺丸?什么事?”

“……以后那名审神者再来找我的话,就直接说我去远征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莺丸摇头,“总之就这么说就对了。”

太郎不明所以地点头答应,然后就跟上访客们的脚步去了。

“唉……真是物以类聚啊。”莺丸叹气,他绝对不会说自己刚刚在和对方聊天时有种自己是被哪家少爷搭讪调戏的良家妇女般的错觉,让他想起初到本丸时自家主上也曾经用同种方法来骚扰过他。

两家的近侍真是辛苦了。

 

**********

万万没想到,青鸟最终见到了廉舟,却在见面的下一秒立马打道回府。

大厅里,青鸟在伸了第十次懒腰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廉舟那臭小子!到底去了哪里啊!”

正顺便打坐休息的太郎抬眼,“主上似乎有一些事要处理……”

“那你就带我去吧,书房。”这是青鸟此行的目的,廉舟的藏书量丰富得吓人,有间屋子是空出来给他放书的,最近似乎还有放不下的趋势,廉舟只好问青鸟要不要来他家取走一些有兴趣的。

书房吗?太郎看了眼墙上的钟,那是廉舟买回来挂着的,说是可以让生活变得比较有规划。

现在这种时间没出来,那两人应该又是在房间了……

看来又要帮忙拖时间。

“那好,请跟我来。”

藏书房离大厅不远,一下子就到了。

青鸟心急的抢上前,打算开门第一个进去,却在开门后的愣了两秒,立马关上。

太郎比青鸟高很多,视线自然不受阻碍地看到了里面;堀川却是走在后头又被青鸟遮住了视野什么也看不到,“主上,怎么了吗?”

没事。青鸟摇头,嘴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她怕她一开口就是兴奋到要死的尖叫声。

那样会惊扰里面的良辰的。

太郎却是以为那画面惊吓到了青鸟,还低声安慰了青鸟几句。

“到底怎么了?”堀川满脑都是问号,里面到底有什么?

“没事没事嘿嘿。”青鸟对着堀川猥琐一笑,震得堀川不想再问任何的问题。通常能让青鸟露出这种笑容的是没一件是好的,“好吧,那就回家吧。”

青鸟拍拍脸颊,与太郎告别后便和堀川一起回家去了。

送走客人后的近侍叹了口气,头疼地关上了自家大门。

别人来家里拜访真不是件好事。


==================================

一百点求助不被友人扁的方法
开别人家的账号玩别人家的刀乱是件很新鲜的事,就算刀男们全长一样但就是会有“哎呀呀这是别人家的刀男啊!”这种感觉
啊还有我觉得如果出门要带近侍的话肯定非可靠的堀川巨巨莫属!
友人喜欢太郎做近侍所以近侍是太郎www
里面的廉舟是友人的账号,本体虽然是女的不过这里我想把他写成男的
这集的私设大概就是阿娇人头裘章了,嗯,我答应友人会写他的所以以后还会出来别担心
也没有人会担心
至于书房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形,大概是书架倒塌了吧(笑

评论(2)
热度(7)

© 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