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可以看到这段字代表你看到了这段字d(`・∀・)b

【日常】关于一声爸爸引来的风波

#大量私设注意
#关于某个很期待祖宗出现的审神者和一群遭殃的刃的故事
#小乌丸prprprpr
#除草用存活证明



小乌丸要来的这件事,在本丸掀起了一阵风波。


1.
“石切丸,我不能再叫你粑粑了。”青鸟推开石切丸的房门,神情严肃。
“……啥?”石切丸对此表示不解。
一旁的青江掩嘴笑了笑,“没关系,反正我们也不打算要你这个女儿。”
青鸟撅嘴,她好像被嫌弃了?
石切丸一脸迷茫,谁来和他解释一下?
“这件事让我来说明一下吧。”青江拍拍石切丸迷茫的脸,掏出不久前从青鸟那儿拿来的平板,“我看看……啊,你说的是小乌丸要来的事是吧?”
青鸟用力点头,“他放话说要全本丸的刃都要叫他爸*。”
石切丸回过神来,终于知道这个突然开始的话题到底在说什么了,“你是说小乌丸来了,让我们喊他爸,所以你不能再叫我粑粑?”
“对啊。”青鸟一脸痛心疾首,“你就像父亲一样和蔼慈祥,我不喊你爸喊谁?”
“哦,谢谢你的抬爱……所以你来是要干什么的?”
“当然是来和你讨论今后我对你的称呼啊!比如说像是石石、还是丸丸之类的。”
可以都不要吗?
石切丸求助地看向青江。
青江“呵呵”一笑,“你们慢慢讨论吧。”说完起身就要走。
石切丸见状,眉头一挑,“我知道了,那你就喊我石切丸吧我不介意的……青江你等等我有事要和你说。主上你就先出去吧。”
“啊,可是……”青鸟张口还想说什么,就被石切丸拎了出去。
砰。
门被关上了。
“可是我只是来和你们说我决定叫他阿祖了啊……”
青鸟觉得委屈。

【*详细见小乌丸的官方介绍】



2.
光忠一推开自家房门,就看见青鸟坐在里面。
“唉。”青鸟叹了口气。
光忠泡了壶茶,从厨房拿了一盘点心来放在桌上。
“唉。”青鸟噌噌爬到桌旁,吃了口点心叹了口气。
光忠拿了个点心,随手翻起早上看到一半放在桌上的食谱。
“唉。”青鸟叹气,偷偷看了光忠一眼。
唰。
“唉~”青鸟眨眨眼,拉长了叹气声。
刷。
“唉!”青鸟拍桌,“光忠我都在你房间里叹了那么多声气了你也不关心我一下!”
光忠抬起头看着青鸟,“你来这里不就是要和我诉苦吗?我在等着你说呢。”
“……”
不是说本丸里的光忠都是温柔的母亲吗怎么我家的是长这样的?
“总之,唉。”青鸟叹气,“我舍不得你嫁出去。”
“……?”继石切丸之后,光忠也迷茫了。
“哦呀哦呀,这可真的是吓到我了。”刚远征回来的鹤丸现在门口,一脸惊讶,“光仔你要出嫁了吗?”
“没,我……”光忠有点惊慌地站起身来想要解释,鹤丸就已经捂着耳朵大喊着跑走了。
“我不听我不听你都要出嫁了还想要向我解释什么!”
……
“好了,我、亲、爱、的、主、人,你是不是应该要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光忠一脸微笑,可是背后已经着火了啊。
青鸟气定神闲地啜了口茶,叹气道,“你知道吗?本丸就快迎来爸爸了。”
“爸爸?”光忠愣了愣,随即恍然,“啊,你是说小乌丸殿下吗?”
青鸟点点头,又叹了口气。
光忠头有点痛,自家主上这样对自己唉声叹气肯定没什么好事。“小乌丸殿下要来和你说我要出嫁有什么关联?”
“当然有!”青鸟突然激动了起来,“有很大很大的关联!”
光忠看着用力张开双臂的青鸟静静不说话。
“咳,你看啊,小乌丸说大家都可以叫他爸。”
“嗯。”
“再然后,我们都叫你妈。”
“嗯。嗯?只有你叫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爸,你是妈,你看看,你这不就是要嫁出去了吗!”
“嗯……嗯?!”
光忠瞪大眼睛,脑袋运转了好几圈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青、鸟!”
“啊哈哈哈我先走了我去找鹤丸!”
不等光忠做出什么反应,青鸟直接冲出房逃走。
光忠气得浑身发抖,喘着粗气。
“啊忘了和你说,”突然青鸟从门边探出头,“为了阻止你嫁出去,我决定不叫他爸爸,而是叫他阿祖!”
“滚!!!”
青鸟滚了。



3.
等青鸟找到鹤丸的时候,他正躺在去短刀院看弟弟们的一期的腿上,旁边围绕着短刀们讨论着关于光忠出嫁的事情。
“哇,这么热闹。”
“主上。”一期打了声招呼,周围的短刀们也很有元气地喊她主上大将。
青鸟笑眯眯地应了,才找个位子坐下。
“主上啊,”青鸟才一坐下,一期就开口了,“你觉得光忠这次会放过你吗?”
青鸟叹了口气,“一期尼,其实我更担心你啊。”
“我?”一期愣了愣,腿上的鹤丸勾起一抹坏笑,看来青鸟又要干坏事了。
“你知道吗?大多数的父亲和儿子总是不和。”青鸟愁眉苦脸的,“所以如果小乌丸来了,你和他不和的话我应该帮你还是帮他?你知道的,新来的刀子防备心都比较强,如果我帮你等等他不喜欢我了怎么办可是我帮他的话又对你不公平……”
一期面无表情地听着,大腿上的鹤丸憋得很痛苦,颤抖的全身表达了他想笑的欲望。
“而且不是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吗乱酱怎么办难道要让小乌丸乱酱和麻麻展开一段三角恋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光仔的三角恋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额!”鹤丸终于忍不住爆笑,却又突然间停下。“一、一期……”
一期在听到青鸟说第二段话的时候就开始低下头了,刘海遮住了他的脸,只有鹤丸才看得到。
听到鹤丸的呼唤,一期猛然抬起头,对着青鸟露出灿烂的笑容,“青鸟,你今天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或是想死呢?”
“没。”青鸟一脸认真,“其实我是想来和你说,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决定不叫他爸爸,叫他阿祖。”
“原来如此。”一期笑着点了点头,“好吧,你先坐着,我去叫光忠来。”
“不了我先走了!”
还来不及阻止,青鸟已经消失得无影踪了。



4.
“唉真是的……”卸掉笑脸,一期叹了口气,一掌盖在鹤丸还在偷笑的脸上,转头向在一旁看戏的药研抱怨,“这么久没回来了还这样……”
“没办法,她不好意思说想我们了就只好拼命作死。”药研看完戏,伸了个懒腰,“我先去找光忠,问问待会大将的接风宴要准备什么。”
“嗯,记得和光忠说我们做了个蛋糕的事。”
“好叻。”
药研应了声,含笑着离开了。
欢迎回来。



4.5
“小夜,你和小乌丸的发型是同一个发型师设计的吗?”
“……你要复仇吗?”
左文字不高兴。



0.5
“爷爷,你爸要来了。”
“哈 哈 哈 哈,甚好甚好。”
“太爷,你爸要来了。”
“那大包平几时来?”
“你们叫他爸,那我要叫他什么?”
“哈 哈 哈 哈,遵循心中的意愿就行了。”
“大包平应该也要叫他爸是吧……”
“我知道了,就叫他阿祖吧!”



=============================================

时隔多月我又回来啦(*゚∀゚*)
身为一只威武不屈的高三狗终于考完试毕业了૧(●´৺`●)૭૧(●´৺`●)૭
这间中真的好久没有来想想本丸的大家了
结果就是一次的脑洞坍塌
本篇原名《粑粑麻麻哥哥弟弟受难记》
关于一个脑残审神者太久没回家了回到家太感动只好拼命作死刷存在感的故事
据说接风宴那天晚上一片腥风血雨
顺便再说一下上面所有关于小乌丸的描述只是青鸟为了作死才说的
全是胡话
不过称他为阿祖这事是肯定的  谁叫他辈分这么高
p.s.本丸妹妹乱酱的性别我是不会搞错的!他是男的但他是妹妹!

评论
热度(62)

© 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