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可以看到这段字代表你看到了这段字d(`・∀・)b

【鹤一期】要放什么标题好呢

#大概是个现pa
#大概会是会有续集
#标题要放什么好呢



今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就只是太阳有些刺眼。

一期眯着眼睛,调整一下躺着的姿势,打算打个盹。

可能睡着了会没这么痛?

微风拂过,因为是躺着的关系有些小草弯腰时会挠到一期的脸,有点像是谁正调皮地用指尖在轻轻刮着那样,有些痒,又不忍心去阻止这个动作。

对此一期只好皱了皱鼻。

有脚步声传来。

躺着能让听到的声音更加清楚。鞋子与草地的摩擦声,与小石子的摩擦声,那个人居然正往这里走来。

一期忍不住睁开眼。

晴朗天的阳光一下子就刺进眼睛里,有点痛,然而更加刺眼的是那个站着反射阳光的男人,一袭白衣白裤,白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还有金色的双眼。

这个人在发光。

这是一期对那人的第一个感想。

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躺着的人正睁开眼看着他,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走来走去不知道在找什么。

怪人。一期撇过头,闭上眼不理会,任由那家伙一个人继续忙自己的。

时间依旧在流逝。

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正当一期昏昏欲睡之际,脚步声停止了。

停在他身边。

“额、那个……”

一期睁开眼,头脑还有点迷糊。白色的男人正低头看着他说话,却因为背光的关系看不清楚他的脸,只剩下金黄色的双眼清楚地映在一期眼里,“我可以躺你旁边吗?”

什么?

一期瞬间清醒了过来,脸上写满了“莫名其妙”。而男人也觉得这请求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你看啊,卧轨也不是什么好事,万一火车在碾过躺在下边的人后就停下来了,那躺在上边的人不就死不了了吗?”

“所以我找了这么久,发现躺在你旁边才是最适合的。”

是的,一期现在在卧轨。

然后有个男人正在说服他腾个位一起卧轨。

不知道是因为睡太多头脑迷糊的关系,还是觉得总之都要死了别计较这么多,一期没有去细想这段对话到底是有多诡异,反而还觉得这家伙说得好有道理好有说服力,便慢吞吞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人家。

“谢谢你。”

白色的人躺了下来,左手贴着一期的右手。大概是因为太阳晒久了体温有些高的缘故,隔壁突然多了个温温凉凉的温度,让一期对这个“同伴”的抵触心理少了点。

躺下来后良久无语。

一期并没有向对方搭话问名字的意愿,反正也只是一起卧轨的人罢了,等等什么都不必纠结了,所以他用力放空脑袋,想趁着那丝温凉的体温还没消失之前再次入睡。

然而那人似乎是他的克星,总是阻止他安然入睡。

一期无语地看着突然坐起身来的男人。近看才发现,那家伙真的很白,衣服、头发、皮肤,连眉毛也是白色的。只见他对着一期歉然一笑,挣扎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大红手帕,然后再直挺挺地躺下,将手帕铺在脸上。

“……”这家伙是在干什么?

感受到一期还在盯着他,男人转过头来掀开大红手帕,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天气挺热的,不是吗?”

回应他的是一期的侧脸。

“……”

又是一个良久无语。

有些尴尬的现况。

鹤丸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决定去卧轨,而且卧轨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让自己不得不开口让自己躺在人家旁边一起死。

铁路躺起来真的是挺不舒服的。原本今早出门时的打算是看看能不能在这里睡过去然后直接卧轨成功不用太痛的,但是感受着身下硌着自己的小石子,稍嫌热的天气,还有隔壁居然躺着一个陌生人,这样不熟悉的环境竟是让神经一向大条的他也有些紧绷。

睡不着。

想找人聊天。

耐不住寂寞的家伙偷偷转过头,掀开大红手帕。

给他腾了个位子的好心人已经睡着了。

“……”

鹤丸看着好心人的侧脸,无聊到观察他睡着时的表情,看他皱眉皱鼻子,动动眼睛,抿起嘴角或是浅浅一笑。

“好心人真好看啊。”鹤丸心里想着,“为啥要来卧轨呢,来这种地方卧……”

大概是和自己一样想逃避现实吧。

永远陷入沉睡,就不用再醒来面对那些事了。

……

鹤丸最后还是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时,天色已晚,隔壁也已经没有人了。脸上的大红手帕大概是被风吹走又被好心人捡了回来,折得整整齐齐地放在鹤丸眼前,上面还放着一堆小石头压着。

鹤丸感动地想着要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维持着向右侧着头的姿势直接入睡了,姿势还维持到了现在。

脖、脖子!

【tbc】







========================

【中场休息】

「我说你是笨蛋吗?」青鸟无语地看着自家老板,不是说好出门去放松心情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回来!

「这又是惊喜?」光忠看着鹤丸的样子,有点佩服老板,「为了给我们逼真的惊喜居然不惜做成这样!厉害!」

长谷部已经冲去找药箱了。然而鹤丸很想和他说,这不是药箱能够解决的事。

「……南南见鸟?」大俱利一开门看见鹤丸,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

评论
热度(9)

© 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