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可以看到这段字代表你看到了这段字d(`・∀・)b

【日常】关于横幅都是我的主意

#贺大阪城地下一百阶制霸成功
#大量私设有
#脑残审神和奸商短刀的对话
#一切都是博多的主意局长的恶意
#其实我真的想要有两个感叹号可惜我只有一个
#写的不好不好意思

青鸟看着总局人员送过来礼物,再帮忙挂上去,心里有千千万万头草泥马奔过。

这就是传说中那微薄的礼物……我的天啊这该不会其实是惊吓球想要给我的惊吓吧?

青鸟有点醉了。

“哦哦,看到这东西,有点怀念呢。”

青鸟转过头……再低下头,上礼拜才在一群胁差中光荣锻出来的博多正一脸感慨地望着那条高高挂起的横幅,手上还攥着刚刚一期哥哥给的团子。

“怎么博多你知道这东西?”

青鸟有点惊讶,难道这东西有什么深刻的含义令博多这么怀念?

它不是微薄的礼物吗?

“知道啊,上次要挖我的时候100阶制霸了不也送了这东西。”

哦哦原来如此,上次的那个活动没参加所以忘了……

所以这横幅真的只是微薄的礼物啊。

博多点点头,咬了口手上的团子,“这东西是我提议做的。”

“……是局长去找你问的是吧?”

青鸟有点目死,她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了……

 “嗯,那时他把我安置在第50阶随我高兴,然后问了我关于‘办这活动花了好多钱奖励要怎么省成本’的办法,我就提出了这意见给他。”

果然!局长你要省成本也不带这样的啊!中途拿到的那些奖励又算什么!

“主上,我拿到明天的开会通知……啊!这东西!”今天作为近侍的后藤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本丸厅,却在看见横幅后一脸如临大敌地退后三步,“这、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后藤这东西是我刚刚拿到的怎么了嘛!”见后藤如此惊恐状青鸟也忍不住惊恐。

“这让我来说明吧。”博多冷静地吃完手中的团子,还意犹未尽地咬着枝,“上次挖我的时候横幅做太多了,所以他又找来问我要怎么处理。”

局长你手下是没人了吗怎么一直去找刀剑来做咨询?

“那时地下的那间房子是空的我就把它租给了后藤让他安身。”

……真不愧是博多这种时候也可以赚钱。

青鸟有种她的小判箱大概要换成小判屋了的感觉。

“然后呢然后呢?”

这时候回答的反而是后藤,“然后我被迫在那里贴惊叹号以偿还房租……”

真不愧是博多!

青鸟惊叹地拍了拍后藤的肩,同时也为了那些傻傻相信局长而第二次去拼命打下一百阶的同僚们默哀。

“一切都是博多你出的主意就对了?”

“是这样没错。”

“我觉得我好可怜……”

“后藤别伤心劳力偿还债务可是个有为青年才会做的事!”

“主上……谢……”

“对了后藤,我上次没去挖博多这次拿到的横幅只有一个感叹号呢,你有带多的回来吗?帮我贴上去这样我看起来就像是制霸成功两次的人了!”

“请恕我拒绝!!!”

后藤最讨厌感叹号了。

评论(2)
热度(10)

© 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