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可以看到这段字代表你看到了这段字d(`・∀・)b

【日常】关于一醒来发现一切都是梦

#大量私设注意
#关于噩梦里的刀和审神者的对话
#严重OOC

========================================================

大家对自己的刀的固定印象是什么?
烛台切很会做饭、清光很爱干净、安定内心是个垃圾厂、长谷部控主一期控弟之类的
不只是我这是所有人都这样想的不是吗
是被许许多多的同人影响了(笑
梦境总是和现实相反,所以今天青鸟做了个梦,相反的噩梦。
第10是个我从以前就很想写了的场景,审神者和药研在月下走廊聊天,药研听着审神者的唠叨之类的,
戳中给我的萌点啊啊啊啊啊(怪人

========================================================

1.
一大早醒来,青鸟打算到厨房去做早餐来吃。打着呵欠来到厨房,发现烛台切手上拿着焦黑的锅子,正不知所措地看着躺在灶台的火里壮烈牺牲的……那是蛋吗?
“……光忠妈,你在干嘛?”青鸟看着烛台切,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青鸟……抱歉,我不会煮饭还来帮倒忙。”烛台切眼神抱歉,真诚地向青鸟认错。
等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2.
青鸟精神恍惚地从厨房走出来,身上还带着帮忙烛台切清理厨房时他闯祸溅到身上的污渍。一旁拉着安定走过的清光看到,唤了她一声,“青鸟,你怎么一身脏脏的?”
青鸟一看到清光宝贝儿,明知会被他嫌脏地推开还是义无反顾地扑上去,“清光宝贝儿——”
清光冷静地接下扑过来的青鸟,“怎么了有话快说我和安定还要下田去的!”见青鸟脸上脏了还很随意地用袖子帮她擦掉。
青鸟震惊地推开清光,“清光宝贝儿你怎么了?下田?你不是最讨厌这种会让你不可爱的事物了吗?我这么脏你还敢抱我?”
“可爱有什么用,下田很好啊还可以锻炼身子。”清光秀了秀手臂上的小老鼠,猥琐一笑,“青鸟你要知道,你再脏我都愿意抱你。”
“安定安定你坎坎思想这么脏的清光能看吗!”青鸟悲愤地看向安定,“安定巨巨你是时候管教一下这孩子了!”
安定很安定地歪头,眼神清澈,“管教什么?青鸟你虽然很肮脏不过如果你要的话我也会和你拥抱的。”
算了,他是真的听不懂吧。青鸟掩面,挥手示意结束这回合的谈话。

3.
因为连续被两刀嫌弃太肮脏只好回房换了件衣服,青鸟重新踏出房门时却刚好看到长谷部经过。青鸟立马开口叫住长谷部,想说让他这个主命甜心今天陪她出门逛逛好压惊。
“有啥事?”长谷部回头,一脸不耐烦。
青鸟被他的脸色镇住了,摇摇头。于是长谷部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啧。”
……说好的主命甜心呢!

4.
就在青鸟还不能从长谷部的“啧”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又有把刀叫住了她。
来刀是江雪哥哥,“主上,有事想向你请求。”
青鸟很惊讶,记得江雪哥哥来到本丸后无欲无求,什么事也提不起劲,最想要的大概就唯有没有战斗……
“你说你说,只要你开心要什么我都答应你。”青鸟连连点头。
“请让贫僧出战。”江雪语速居然有点快,“贫僧渴望鲜血已久,奈何无出战的可能……”
“等等等等,”你是江雪左文字没错吧?“你不是讨厌战争吗?”
一瞬间青鸟看到了何谓颜艺,大概就像是他使出真剑必杀时的样子吧,“贫僧 , 渴 望 战 斗 。”
好好好行我了解了脸色先缓和一点好吗会吓到小孩刀的!

5.
好不容易才从江雪哥哥那里摆脱,已经有点心累了的青鸟来到了短刀院,想说看看那些小孩刀们心情可能可以治愈一下,却和一期一振不期而遇。
“主上!”一期一见青鸟便立马开始抱怨,“那群弟弟真令人受不了怎么能这么烦……”
接下来的话青鸟并没有听进去,因为她被一期的抱怨给震惊得脑袋空白。
一期你怎么了?!

6.
等到青鸟回过神来,她人已经跑开,抛下一期连短刀院都没有去到。
等等这里是……长物院是吧?算了没办法去找可爱的小孩刀玩耍,来找可靠的大人刀聊天也是不错的。
于是青鸟一靠近长物院走廊,看到的是在走廊欣赏风景的次郎。“次郎姐姐!你在干嘛今天不小酌两杯吗?”
被青鸟唤回神的次郎皱了皱眉,“青鸟你在说什么,喝酒伤身,要的话就喝茶吧。”

7.
青鸟完全不想记得今天自己遇见了什么事。
恍惚地借口说要去厨房拿茶叶,青鸟继续踏上逃离自家刀剑的旅程。她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参与什么逃走游戏。
“青鸟?”难得看见自家主上踏进厨房,蜂须贺很讶异,殊不知早上青鸟已经踏进过厨房一次,“你怎么回来这里?”
青鸟摇摇头,蜂须贺也没再纠结这事,只是很自然地打开壁橱拿出里面的饼干递给青鸟,“喏,吃。”
青鸟感动地结果饼干,她家小傲娇终于开窍了吗。等等,开窍了?!
“我说,青鸟,我们什么时候要去打检非?”蜂须贺开口了,“我家长曾祢还没回来呢我很想他——”
看吧,真的开窍了。

8.
看来下次出阵就让江雪和蜂须贺一起去出阵打检非吧,一个去打架一个去捞哥,分工合作。
青鸟思量着下次的出阵表,手上拿着蜂须贺给的饼干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耳边传来博多的说话声。
“后藤君你不要靠近我,全身都是铜臭味我不喜欢。”
世界啊。

9.
“喂,不要挡着路。”
大俱利嫌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青鸟觉得无比的感动。
终于有一个正常的孩子了吗吗吗吗吗吗吗吗!
青鸟地回过头,然后昏了过去。
唯有脑海里皮肤白里透红的大俱利伽罗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10.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青鸟从被褥中弹起来,现在是夜深人静虫不鸣的时候,只有她的惨叫声在回荡。
“大将你怎么吗?”门外传来紧张的喊声,是药研的声音,今天轮到他当番守夜,被青鸟的惨叫声吓到赶紧来到房外查看。
青鸟打开门,看见和平常一样态度、依旧是美腿的药研,忍不住想哭。
原来是梦!是噩梦!赶快冲上前抱一抱这个真的药研!
药研挑眉,伸手挡着想要上前拥抱的青鸟,“有话好好说。”
“药研药研我做了个噩梦——”
“嗯,然后呢?”
“超级恐怖的噩梦——”
“……我们坐下来好好说吧。”
药研头疼,拉过青鸟在门外走廊坐下。今天的月亮很圆月光很亮,宁静的光芒洒进屋檐下,青鸟也不禁看呆了,“呜哇晚上这么美的吗我还不知道呢……”
“那是因为你每天都在睡大觉。”药研毫不留情地指正,“说吧,你刚刚做了什么噩梦?”
“对对对我要和你说!我看到了充满男子气概的宗三……”
“那还真是噩梦。”
“对吧对吧还有不喜欢钱的博多……”
药研眼中带着笑意,听着青鸟叨叨絮絮诉说着自己的噩梦,不时插嘴吐槽几句。
今天的本丸依旧是宁静的一天。

评论(2)
热度(27)

© 嬴治的嬴中间是女_⑨④ | Powered by LOFTER